辰砂

一无所成的苦逼学生党

〔喻叶〕棋局

  重要声明:1.此文是与朋友的挑战,之前从未看过全职,全凭朋友讲述以及个人理解提取出的性格大概,所以人物性格与原著有绝对的出入。2.灵感源于与同学课间下五子棋,下得太烂以至于被吐槽毫无挑战感……

@暮霭生深树 好的亲爱的到你啦😜

  喻文州盯着面前的棋盘,陷入了沉思,而他的对面,正坐着大他四岁的师长叶修。

  他们正在进行一次意义非凡的比赛。作为五子棋史上难得一见的天才,叶修将最后一次作为参赛选手出席比赛,而下一次,则是以指导导师的身份参加。而作为他的同门师弟兼最强劲的对手喻文州,这次则是他最后一次赢得叶修的机会。

  观众们都屏息凝神,紧紧注视着两位的一举一动,而大屏幕上的倒计时,已经所剩无几。

  喻文州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,又是这样,又一次被叶修牵着鼻子跑,无论他下哪一步,叶修总是能看透他似的,在他进行下一步行动之前,封掉他的所有道路。

  这不禁让喻文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。仅仅是刚见面,年少轻狂的喻文州便因为一些小事,与同门师兄叶修吵了起来,结局显而易见,一味发起攻击的喻文州一下子就被叶修抓住了漏洞,一个小小的反击,便让喻文州精心组织的言语功亏一篑。

  「唉,那个时候还真是张狂呀。」喻文州扯出一丝无奈的笑,走出了一步。叶修见状,轻笑间迅速调整好战略,没有一丝犹豫地出棋。

  「上当了。」喻文州暗想,装作难为的神情。这种笑容,他已经在叶修脸上见过无数次了。从他们第一次共度的夜晚到认真准备的生日惊喜,叶修总会露出这种掌握一切的笑容,仿佛洞察喻文州的内心,知晓他的一举一动。在这种情况下,喻文州前进一步,就被叶修堵住后路;一味防守顺着叶修的想法与他交往,却又会被他反击一把,抢占上头。

  他们的交往历程,就像此刻正在进行的棋局一般,如果喻文州一味地进攻,反而会暴露破绽,被叶修反击攻破;而如果他一味防御退让,又会让叶修捷捷逼近,最后陷入动弹不得的困局中。

  太过直接,则会被叶修看出用意;太过委婉,又会让叶修觉得扭扭捏捏,从而错过好好相处的时机。所以说,喻文州所走的每一步,都要进行深思熟虑,只有这样,才能将叶修一步一步骗如自己的局中。所谓棋局,也便如此。

  「你输了。」喻文州无声说出,下出了最后一步,恰好连上了之前零零散散布下的棋子。

  台下先是沉寂,随后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,欢呼声,尖叫声伴随其中,所有人都在祝贺喻文州,然而他却望向了自己的师兄。「今晚去哪?」叶修做了个微弱的口型,若不是喻文州就站在他旁边,恐怕还无法注意到。「随便。」喻文州微笑着望着台下,伸手悄悄勾住了身旁人的手指。

置顶

  这里辰砂!!坐标深圳,是个精分(x)

  不混任何圈,不属于任何圈,但是各个圈都有关注了解,是个天天跳坑的傻子

  文笔极渣,写文纯粹为了开心

 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孩纸们,欢迎一起玩耍!!

 

【原创】原本的结局

  时间如果倒回到二十年以前,回到我十岁那年,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,童话,竟会有BE的时候。那时的我相信,人生就会如童话中描写的一样,哪怕再多苦难,也会在最终迎来美好结局。可是只有在欺骗中度过了十载岁月后,我才明白,死亡,也许才是童话原本的结局。

  就像白雪公主找到了王子,十六岁那年,我遇见了他,那个如同阳光般温柔开朗的男生——他就像完美的化身,一出现,便能吸引人们眼球。那时的我,仅仅是把他当作一个憧憬对象,一个理想的存在,却不想三年后,他开始追求我。就如书中描写的一般,我们顺利地在了一起,有祝福,也有咒骂。可是没关系,我们还有彼此不是吗?

  不知从何时起,我发现他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
  从一开始的电话联系到后来的彻底无消息,短短两个月,竟可以变化如此之多。

  最后,我与他的关系也只能用彻夜情事来进行联系了。他变得十分粗鲁——一改先前的温柔,将我击穿。

  等我发觉真相时,已经太晚了——到头来,我也只是他众多玩具中最不起眼的存在。

  我自嘲一笑,人生呀,总是得经历些什么,只不过此时的我,连自尊一同丢失,哪有什么存在的意义?

  我轻轻叹了口气,微风吹过,撩起发梢,我张开双臂,迎接新世界。

   就像白雪公主逃不过吃下毒苹果的命运一般,童话最好的结局,也许是死亡。


  与校本课坐旁边的小姐姐一起玩的每周写关键字(互相出题)小片段挑战,然而我们只坚持了一个星期。

  本片的关键字:1.死亡 2.童话 3.BE

  好的我其实是在校本课下课前用十分钟写完的,文笔和逻辑真的烂

  注意!!!本文关键词注定了本文走向,并不是说童话真的是这种意思,童话还是美好的!!!本文纯属乱写!!!

【静临】日常

(1)

  “吃醋了?”

  “才没有呢,谁会吃小静这个单细胞生物的醋,我一个人多好!可以在一边尽情地观察人类!多好!”

  “笨蛋跳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来源于化学课讲乙酸,老师一直强调乙酸是我们吃的醋)


(2)

  金发男人提着一袋药,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卧室的门。他的黑发恋人将自己团成一团,紧紧缩在被子里,他伸出手轻轻探了探床上人儿的额头温度——果不其然,依旧在发烧。

  他叹了口气,从袋子里取出退烧贴,轻柔地撩起恋人柔顺的黑发,将退烧贴贴在了额头处,完毕后,他又仔细地帮人掖好被角,便又拎着那袋药走出了卧室。

  “....嗯....?”床上的黑发人儿揉揉眼角,半睁着眼睛坐了起来,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轻轻滑落,露出大半个身子,“醒了?喝点粥吧。”坐在一旁的金发男人眼疾手快,贴心地为人披上温暖的大衣,然后端起了桌子上盖着盖子的小碗——里面清淡的白粥还冒着热气,黑发人儿刚点头,想伸手接过小碗,他的恋人就先发制人,舀起一勺清粥,小心地吹凉了,这才慢慢送入他的嘴边,金发男人很仔细,在保证每一勺的温度都恰到好处后,才慢慢喂给发烧的恋人,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,他放下小碗,拿出纸巾轻轻为人擦去嘴边的粥水,便扶着人躺回了床上,吃饱的恋人像猫儿一样闭上眼睛,身子一扭便缩进了被子里,不一会又睡着了。


(3)

圣诞节:

  “小静一起去游乐场吧!”

 “你这混蛋跳蚤又在想什么,又不是小孩子了去什么游乐园。”

  “去嘛去嘛~难得假期不就去嘛~”

  临也疯玩了一天.....静雄就陪着他逛了一天。旋转木马,过山车,鬼屋----不得不说,这跳蚤还挺有童心的。

  夜晚,还有几秒钟到达零点。摩天轮。

  看着兴奋的临也,静雄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想来游乐园?”

  “小的时候父母没空,妹妹们还小,不能自己去:到了她们终于独立了,可以照顾自己的时候,都已经过了去游乐园的年纪,平时事情也多,更何况一个人去多没意思呀...”

  到达摩天轮顶点,正好零点。

  “喂,跳蚤。”

  “嗯?唔...”

  “圣诞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2019.5.17

【杰佣】匕首与玫瑰

  杰克是一个十分尽职的监管者。

  他的行动力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,简洁迅速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他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刽子手。

  用匕首与一个个目标进行挑衅。

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,只知道这是刻在他骨子里的本能——直到他遇见了奈布。

  反应敏捷的佣兵用尽最后的力气,成功引开了监管者的注意力,并顺利送出了队友,而自己却留了下来,等待刽子手的到来。

  奄奄一息的佣兵先生趴在脏兮兮的地板上,受伤的右腿不断流出鲜血。

  一步,两步,刽子手渐渐走近,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然而想象中的痛苦并没有降临。

  他感觉自己被拦腰抱起,紧接着,一阵若有若无的玫瑰香充斥了鼻腔。

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,发觉自己正处于一座玫瑰园中心。

  鲜艳的玫瑰在风中轻摇。诱人的香气像甘露般美味。

  刽子手站在他面前,优雅地举起一只带着朝露的玫瑰,伴着微风,轻轻地询问:

“可否有幸与您共享鲜花,我亲爱的小先生?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2019.4.1

 


〔三班没什么不同〕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有一个消息灵通的同学罢了

他会组织小分队揭开宿舍的怪谈

也会在喝醉的时候展现自己的巨星梦
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有一个热爱学习的学委罢了

他会在考试周将群名片改成数学公式

也会为了班级荣耀而注册游戏帐号
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有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罢了

她会在秋游带头玩起真心话大冒险

也会在生日聚会上与男生们争夺美食
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有一个温和的老师罢了

他会看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

也会真诚对待每一个学生
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有两个成绩好的校霸罢了

他们会为了维护同学尊严而大打出手

亦会为了班级风采而拼尽全力


你看

三班没什么不同

只是一个普通的班级罢了

它不过是载满了青春的梦想与回忆

令人在多年的相聚后泣不成声



开始bb:开学了(;≥皿≤)才5天就想念假期了

真的好喜欢三班,三班真的好好呀

作为班上唯一看脆皮鸭文学、看同人圈的孩子

我jio得有点累,与高中同学没什么话题可聊呢

伪渣明明讲的是高中生活

却让我硬生生想起了初中(;≥皿≤)想念初中了

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

可能是开学综合症吧(;≥皿≤)jio得写得还是很烂呢

不管如何,新学期呢,加油叭


[朝俞]没有你的世界

高中咸鱼第一次写文(;≥皿≤)

文渣,请慎入●﹏●

  贺朝睡眼朦胧地看着周围,天花板上吊着的摇摇欲坠的风扇,被风吹起的浅色窗帘,笔尖用力划过卷子发出的“沙沙”声,以及……

  “贺朝!怎么又趴下了!都高三了还吊儿郎当的!是不是都学会了!”一节粉笔头毫不留情地打到了贺朝的脑门上,伴随着同学们的笑声,吴正气势汹汹地走到了贺朝面前,吓得他一个激灵,赶紧抬头坐直。

  然而吴正却不吃这一套,他掐着一段红粉笔,戳在贺朝面前的卷子——那上面,打满了红叉。

  贺朝这才低头扫视面前的试卷。试卷不是很难,而以他的实力,不至于错这么多。难道说,他和谢俞还没有摆脱“学渣”的头衔吗……等等,谢俞呢?

  贺朝急忙向左看,出乎意料,谢俞不在那,取而代之的,是一张空荡荡的桌子。

  吴正还在发表他的长篇大论,可贺朝却等不住了,他举起手,打断吴正的演讲,“老师,打断一下,我同桌呢?”

  “什么你同桌!刚才的题你……”

  “老师,就是我同桌谢俞呀。”贺朝不可置信地看着吴正,脸上写满了吃惊。

  吴正紧紧皱起眉,五官扭曲在一块儿瞪着贺朝,“什么同桌,你一开始就是一个人坐着的,我的天,睡觉睡得还迷糊了,起来站着!”

  贺朝拿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试卷,静静推开后门,站在后门旁边。

  好像……与记忆中的高中不大一样。

  终于熬到下课铃响。不等吴正离开,贺朝就急忙冲进教室,拦住了抱着一堆作业的刘存浩,“喂!耗子,我家老谢呢?”

  “什……什么?”耗子愣住了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“我说我同桌谢俞呢?”贺朝见耗子没什么反应,便向他靠近。“我不知道……别,别过来。”耗子一脸惊慌,小步往后退着,直到退至门口。不等贺朝多言,便掉头就跑,也不担心抱着的厚书会有倒下的危险。

  为什么会这么害怕?

  正想着,许晴晴从门口进来了。“朝哥,徐老师找你。”

  “哪个徐老师?”贺朝现在彻底迷糊了。

  “就是班主任徐老师呀!我们整个学校除了她,哪还有别的徐老师。朝哥,你不会真睡糊涂了吧。”与记忆中大方热情的许晴晴不同,现在的许晴晴,正在以一种不屑的目光盯着贺朝。

  可我们的班主任不是老唐吗?

  贺朝觉得,事情越发的奇怪了。

  刚一进办公室,徐老师就把贺朝骂了个狗血喷头。可她说了什么,贺朝一点也没听进去。

  见到我就害怕的耗子,以学霸藐视的眼神看我的许晴晴,以及本应该被换走的徐霞……

  一切都很不对劲。

  “老师!”贺朝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一次打断了一位老师的演讲,“我们班有叫谢俞的吗?”

  “什么谢俞,都高三了还这么不令人省心,我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……喂!你去干什么,回来!”

  贺朝不顾徐霞的怒吼,转身跑出办公室,跑到了走廊上。

  不可能,这不可能!

  贺朝像误入囚笼的猛兽,四处乱蹿。不知不觉来到了八班。

  他忽视周围震惊的同学,急匆匆地闯进八班,一把扯住正在补作业的沈捷的领子,把他拎起。

  “沈捷!你记得谢俞吗!”贺朝紧拽沈捷的领子,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
  “谢……俞?朝哥,是你看上小妞吗?”

  “滚!”贺朝将沈捷甩回座位,像失魂一般离开八班。

  他跌跌撞撞地跑出校园来到车站,跳进了还来不及停稳的公交。

  来不及与任何人说明原因,也来不及查看公交的目的地,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要找到小朋友。

  整整一个下午,他都在寻找谢俞。

  他走过黑水街的每个街道,询问过小朋友认识的每一个人,可没有,都没有。

  他跑过他们路过的每一个商店,敲开过记忆中去过的每一个人家。他甚至试图翻进钟家高高的大门,只为找到他的小朋友。

  “谢俞……”

  “老谢……”

  “小朋友!”

  贺朝奔跑着,呼唤着,从下午到夜晚,他依旧没有停下脚步。

  小朋友,你在哪?

  最后,他回到了原点。

  他瘫坐在路灯下,大口喘着气。未了,将头深深埋进臂弯中。记忆中,这里是他上次喝醉给小朋友打电话的地方。想到这,他笑了。他多么希望小朋友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冷漠地骂他“傻逼”,却又小心翼翼地扶他起来,扶进一旁的出租车里。可周围冷清的空气提醒他,除了时不时行驶而过的汽车,别无一物。

  难道我们的遇见,就只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意外吗?如同烟火般绚烂,却转眼即逝。

  小朋友,你在哪,我好想你。

  “喂,傻逼,傻逼!起来了。”

  贺朝猛地睁开眼睛,只见他的小朋友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,一如既往冷酷地看着他,“都与你说了多少次,不要在沙发上等我,困了就滚回房间睡觉,到时候发烧了又要我来照顾……喂,傻逼,又发什么神经……”

  贺朝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地,狠狠地,抱住了他的小朋友。

  好在我足够幸运,在命中注定的那天,遇见了你。

写后bb:

  超级喜欢原作的一句话,也是这篇的灵感来源。

  “他跟贺朝,相识就像一场不可思议的意外,碰撞在一起,甚至绚烂到……害怕这只是一场转瞬即逝的烟火。”

  这让我不经开始想,如果没有彼此,他们的生活会怎么样?也许杨三好的事情一直无人知晓;贺朝依旧会是让人害怕的校霸;老唐不会来到三班;谢俞依旧无法与顾女士打开心扉……

  不管怎么说,好在他们遇到了彼此。

@新垣结石  @暮霭生深树 谢谢你们,让我有了第一次写文的决心。(≧▽≦)